B座西窗
網事 | 中國版《我的世界》被指“少兒不宜”
來源:揚子晚報 2019-04-15 16:16:10

圖片

央視新聞對此事進行了報道

  近日有報道稱,山東的家長李女士向記者發來多張圖片,上面充斥著大量不雅語言和色情交友信息。李女士說,圖片拍自一款名為《我的世界》的網游界面,自己正在就讀小學的孩子和同學經常玩這款網游。目前該游戲中國運營團隊已經致歉并進行整改。網絡不良信息通過各種方式向未成年人傳播,一些互聯網平臺面對本應開展的未成年人上網審核、不良信息舉報機制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助推了不良內容的蔓延。  揚子晚報/揚眼記者 張楠

  孩子玩的游戲居然有色情內容?家長求助找不到“舉報鍵”

  據央視新聞報道稱,有家長舉報手機版網游中存在不雅交友信息,非常擔心會教壞小孩子。登陸《我的世界》的網游官網,發現其游戲簡介中標注了:“本游戲適合全年齡段玩家”的字樣。但在這個涵蓋低齡段用戶的網游中,卻出現通過諧音字和字母包裝的色情交友信息,有的直接注明尋找未成年人裸聊。李女士想把這些不良內容發布者的信息向平臺舉報,但沒有找到任何舉報鍵,只好求助媒體。

  根據我國網絡安全法第49條規定:網絡運營者應當建立網絡信息安全投訴、舉報制度,公布投訴、舉報方式等信息,及時受理并處理有關網絡信息安全的投訴和舉報。

  記者了解到,《我的世界》(《Minecraft》)是一款風靡全球的沙盒游戲,開發商為Mojang工作室。目前這款低年齡段游戲在孩子中十分風靡。2016年,網易宣布拿下《我的世界》中國大陸地區的代理權,代理游戲的PC及手機版本。2017年,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正式推出。

  此次《我的世界》被指含有色情信息,不少網友表示不解,“我玩了兩年,沒有發現這種色情內容啊?”“這不就是個小孩子玩的馬賽克游戲嗎,居然會色情?”“我從二年級玩到現在,也沒遇到過啊?”“這不就是我玩的那個刨坑砍樹建房子的游戲嗎?”對此,有網友解釋說,如果玩國際版就不存在這個問題,實際上,家長所指的是網易代理運營的版本存在不良信息。

  不良信息通過諧音發布,中國版運營團隊致歉

  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運營團隊迅速做出反應,在其網站發布致歉和整改公告稱,近期發現部分別有用心的人通過諧音、字母、暗語等各種方式,繞過不良信息審核,使用自定義房間名功能在游戲內發布不良信息,造成了惡劣的社會影響。

  “對此,我們向廣大用戶表示誠摯的歉意。”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運營團隊稱,“對于指出的問題我們完全接受,運營團隊第一時間開啟整改措施,還用戶一個健康綠色的游戲環境。”

  其公布了四項整改措施:1、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聯機大廳、本地聯機、租賃服游戲等功能已關閉用戶自定義房間名功能;2、已完成對現有玩家自定義房間名的排查及整改;3、房間及用戶舉報功能已提升至更加醒目的位置;4、已經在后臺進一步加強聊天信息及整體游戲內容的審核及巡視措施。

  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運營團隊表示,“由于此前監管制度不夠完善所造成不良影響,我們表示誠摯的歉意。《我的世界》中國版運營團隊將吸取教訓、認真整改,持續關注和加強對游戲平臺的管理力度,避免類似問題的再次發生。”

 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,有必要對信息提供商“審前審”

  對于此事,有網友認為,“這跟哪個游戲沒關系吧,那些消息都是玩家發的,哪個游戲都有吧。”但也有網友說,“監管不嚴就是游戲商的問題。”“必須馬上整改!游戲本身挺好的,卻被這些居心不良的人利用,危害豈不是成倍擴大。”手機游戲運營商缺乏對部分玩家發布淫穢色情言論的管制,連舉報鍵都沒有,這對小孩來說影響太不好了。

  凈化網絡環境很有必要,近日,團中央青年權益部和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聯合發布了《2018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研究報告》。報告顯示,截至2018年7月31日,我國未成年人網民已達1。69億。手機已成為青少年上網的主要工具,互聯網上的不良信息已成為青少年網絡安全的主要威脅。

  報告顯示,15.6%的未成年人表示他們經歷過網絡暴力,最常見的是網絡諷刺或虐待、在互聯網上惡意騷擾自己或親友以及在互聯網上披露個人信息。30.3%的未成年人在網上接觸過暴力、賭博、吸毒、色情等違法有害信息。

  專家也提出,在總結和判斷未成年人網絡使用趨勢的基礎上,建議在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修正案中增加“網絡保護”一章。同時,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商應嚴格執行“審前審”制度,遏制不良信息的傳播。

  目前,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在處理時一般采用“通知-刪除”的原則,即“有人投訴舉報,網絡平臺刪除”。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偉表示,對于特殊的未成年人群體,對“通知刪除原則”的反應存在滯后。有必要為某些網絡產品設置預許可證。

多說一句>>

孩子上網“黑洞”多 AI可否來幫忙?

  網絡世界是開拓兒童和青少年視野的途徑之一。對于亂七八糟的不良信息,還真是防不勝防,不曉得啥時候孩子悄悄掉進互聯網“黑洞”。

  今年2月,一款學習類APP,就被曝光在其有社交功能的“遛一遛”版塊中,一個名為“小可愛”的用戶發布了“誰想看黃圖”的帖子和多張色情圖片。同時在這個版塊中有多位用戶發帖稱想要尋找對象,并貼上了未成年人的圖片和QQ號。此外,一款名為《當朝宰相》的網游,直接把中小學生課本里的經典故事“鑿壁偷光”改成了“鑿壁偷窺”,植入游戲劇情,并把這一橋段做成了視頻廣告,在多個網絡平臺投放。

  網絡服務提供者,有時候覺得“無辜”,這種有害帖不是我主動發布的呀?但如果沒有采取必要措施,沒有及時屏蔽斷開鏈接或刪除的話,其實跟“共犯”沒有區別。APP不設置投訴機制,其實就是對孩子的網絡安全不負責任。有網友呼吁,人工處理投訴、鑒黃來不及的話,現在人工智能逐漸發展,是不是也可以利用AI“快、狠、準”識別涉黃、暴恐、低俗等有害內容,效率更高?畢竟,家長們要求的不僅是涉事APP道歉,還希望能拿出具體有效的對策來,還孩子一個安全潔凈的網絡環境。

來源:揚子晚報


 

 

| 微矩陣

揚子晚報網(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)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 版權聲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系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黑帽SEO